科技生活
短篇阅读时间

你拍桌子给谁听呢?

于是有一天我发现,我也不想站起来了,我也不想表达我自己的观点了,我也不愿意做曾经那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了,我开始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挺好。因为我觉得,为了这些人拔刀相助,实在没什么必要,没有我,他们也能忍。有人将之称为成熟、有人称为修养。

课桌

文/边梦笛

(一)

我现在在自习室,我前面的桌子有两个外国人,一直在讨论问题,在如此安静的自习室,很吵,真的,我相信周围的同学都很难集中注意力,不得不时不时被打断,因为我看到他们时不时的抬头、侧头、回头看看那两个外国人,然后或叹气、或鄙视、或皱眉、或假装不经意拍桌子以示愤怒。

我就笑了,拍桌子给谁听呢,叹气给谁听呢,鄙视别人自己爽吗,吵站起来过去跟人家说一声:“不好意思,能不要在这里讨论问题吗?”会显得自己没素质吗?

从我坐到这里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,整整半个小时,我看到我旁边的男生不止一次的换姿势,直视前方,又低头看书,我前面的两个同学也都收拾包走了。

其实换做往常,我肯定会站起来去说,请你们不要再自习室讨论问题,但是今天我没有,一来碰巧我今天是来上网的,二来我也想看看,是不是有一天,我不说,就没人说,是不是别人真的觉得这都不是个事。

(二)

为什么每次站起来说话的都是我,这是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。

你也许会说这没什么不好,敢于站起来沟通是一件很好的事,我干嘛要拿出来理论。是的,如果有人站起来说了,别人就会觉得这是对自己很好的一件事。但是问题在于,1、这个站起来的同学不站起来,别人也不会站起来。2、这个站起来的同学站起来了,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会把矛头推向是这个同学站起来说的。

(三)

有个朋友A,上个学期经常跟我抱怨,说他们宿舍有个很讨厌的人,全宿舍都很讨厌他,每次他不在,大家都会聚众骂他,他不讲卫生,他浪费电,他在别人用网的时候开迅雷,他期末有资料从来不给别人看,凡此种种。然后有一次,这个朋友A跑来跟我说,他很失望,因为每次这个同学回来,宿舍里的人就换了一副嘴脸,人家跟他们说笑,他们就不是刚刚还在说人家坏话的那个人了。最重要的是,1、每次这个讨厌的人乱来,都是我这个朋友A当面职责,宿舍的人不仅刚刚那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没了,还出面当和事老,劝他别生气。2、宿舍里的人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,就会去跟那个讨厌的同学说,哎呀你不要这样,你这样A很不高兴啊。

这个同学说,我想通了,我要搬出宿舍。跟这些人没法过日子。

(四)

我一开始总跟他说,肯定是你自己处理问题太僵硬,应该从自己身上找问题。直到有一天此类的事情也发生在了我身上,我才开始明白,有些人,真的是一种无意识的人前一套,人后一套。

我不是说这些人坏,他们自己在受到欺辱的时候,也会不满,也会趁机发泄,但是他们都觉得,出面解决这件事是不好的,不应该由自己来做,这样会破坏自己人缘。他们在推卸责任的时候,不是想害别人,只是胆子太小,或者是说长期以来的习惯。

我就一直很佩服他们的逆来顺受,那种坚韧的性格和无穷无尽的忍耐力让我由衷的敬佩。

有的时候慢慢就变成了,有个问题摆在那,所有人都憋了一肚子火,但是没人说出来,大家都等着你说,因为你说完了,大家就可以说,虽然前面会冠以“XX说了”。

(五)

于是有一天我发现,我也不想站起来了,我也不想表达我自己的观点了,我也不愿意做曾经那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了,我开始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挺好。因为我觉得,为了这些人拔刀相助,实在没什么必要,没有我,他们也能忍。

有人将之称为成熟、有人称为修养。

我开始觉得害怕,我觉得我像是慢慢的被灰色的海洋浸染了,慢慢地就变成自己曾经嗤之以鼻的一类人。

又或许确实是我自己的修养还不够。

赞(0)
文章地址:数码文艺 » 你拍桌子给谁听呢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

关注我们联系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