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生活
短篇阅读时间

安·兰德:理性的利己主义道德观

造物主其实天生就给了我们一样东西——本能,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这里说的利己不同于自私,大德不德、大爱非爱……

理性的利己主义道德观

我发誓,以我的生命以及对它的热爱,我永远不会为他人而活,也不会要求他人为我而活。

要说“我爱你”,首先必须能够说出那个“我”字。

人世间首要的权利就是自我的权利,首要的使命就是对自己尽职尽责,首要的道德戒律就是决不将自己的目标强加在那个叫做“他人”的人的身上。

唯一合理的理解是当有牺牲,必有人获得牺牲品。当有服务,必有人享受服务。和你谈牺牲的人正是在和你谈奴隶和主子,而他正准备当那个主子。

问题不是谁能允许我,而是谁能阻止我。

成就你的幸福是你生命的唯一道德目的,而幸福——没有痛苦或盲目的自我放纵——是你为人诚实正直的证明,因为那是你对实现你的价值的渴望的证明。

问问自己:天堂和高尚的梦想应该是在坟墓里等待我们——还是在我们这里,就是现在,在这个地球上。

个人权利是使社会服从道德法则的唯一手段。

真相不是为所有人,只是为那些寻求它的人而存在的。

对于个人而言,最危险的事情莫过于将自身的道德自主性屈从于他人。

真诚来自敢于向现实说“是”,勇气来自敢于向错误说“不”。

别人的需求不能成为你个人生活的道德负担,更不是你存在的道德前提。

利他主义的理论根源是对有能力的人的嫉恨和仇视心理。

如果大家愿意,那么我们携手共进。如果渴望独处,那么我们独自上路。因为在精神的世界里,每个人都是一个人。

如果你清楚现实不是你的敌人,真理和知识对你和你的生活都很重要,那么你越是热情洋溢地投入思考,你所得到的结论就越是正确,也越接近真理。

显然没有什么力量能让思想缄默,但只有武力可以长期助长荒谬理论不可挑战的地位。

承担个人行为的责任本来是基本的道德要求,但许多人却选择了逃避。他们认为义务论中那些自发的、浅薄的、不经过思考的道德比较安全可靠——他们终究会知道两者之间的差异,但往往知道的时候都太迟了。

一切适合理性生命存在的即是善,毁灭它的即是恶。

理性与自由互为充要条件,不可分离。一个人是理性的,他必然自由;一个人自由了,他必然是理性的。

没有任何人有权利通过暴力或诈骗夺取他人的财产,或是通过暴力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他人。

如果你在自由市场中犯了错误,就应该破产,这是自由市场的自然规则。

你有失败的自由,你不应该倚仗政府帮助你。因为你应该对个人的行为负责到底。这是美国非常古老也非常流行的资本主义信条。

钱只是一种工具:它会把你带到你想去的地方,但不会替你开车。

道德的目的要教会你的,不是痛苦和死亡,而是尽情享受自我和生活。

每种争议都分成两派:一派是正确的,另一派是错误的,但中间派永远是邪恶的。

地球上最少的少数派是个人。那些否认个人权利的人不能自称是少数派的捍卫者。

人类是真正的英雄:以幸福作为自己生活的道德准则,以实质成就作为自己最高贵的行动,以理性思考作为自己唯一的主宰。

创造是一己的私事,是天赋权利,维护创造也是尊重天赋个人的权利。

要么自由,要么死。

世界上没有任何靠得住的权威,靠得住的只有自己的独立判断。

任何一个人对于世界的认知,就是他对于自己的认知。

法律之于国家犹如思想之于个人。

当人类抛弃理性时,人与人将无法相处,只剩下赤裸裸的暴力可以依托。

就现实而言,只有极少数人为捍卫真理而亡,却有千百万人因屈从谬误而亡。

追求生命和逃避死亡可不一样。

我们不要误解别人,因此也不要误解自己。

真正的选择不应该在自我牺牲和支配他人之间进行,而在于选择独立还是依赖,选择创造者的准则还是二手货的准则。

自我主义者并不为自己牺牲他人,他并不通过别人来发挥作用。他不为他人而存在,也不要求他人为他而存在。——这是人与人之间唯一的兄弟情谊和相互尊重的形式。

文明就是朝着一个“个人”的社会前进的过程,野蛮人存在都是公开的,受制于他所在部落的约束,文明就是将个人从集体中解救出来的过程。

人类的堕落只有一种形式—没有目标。

赞(0)
文章地址:数码文艺 » 安·兰德:理性的利己主义道德观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

关注我们联系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