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生活
短篇阅读时间

追忆青春,无限惘然

人啊,始终还是得经过磨炼(我特意选的是炼化的炼),逃不了,时间迟早。社会同化力太强大,你在里边,大家盯住你的是你的异端,不合规矩的,所有人都会善意恶意地帮你同化。

惘然

常有一种错觉,文如泉涌,思绪万千,但是下笔艰难。与之对应的是和对方聊天,噼里啪啦在输入框里敲击了一堆字,奈何最后还是一个个删除,回复一句“呵呵”。庄雅婷发微博说:“曾凝视这行字,心中百感交集,对方正在输入”。等待是一个很折磨人的过程,越期盼,越乐观,越受挫,越无奈。很难想象坐在办公室里的人,每天忙碌图表和繁琐的事物,心中还会滋生不切实际的文艺忧伤。窗外阴阴沉的天空,唤醒呐喊的欲望。有些感觉,总是触不及防。

小时候有过许多理想,一直还挂念并且在实施的,也许只有一个了。总有种幻觉,有一台摄像机一直在拍摄,从各个视角,来回切换,拍摄着周边相关的一切,因心情的不同而拍摄不同的基调。有时候一个人会喃喃自语,算不算多重人格?有对白,有冲突。即使遇到一些不平常的状况,也想着这是剧情的一部分——怎样扮演,会左右不同的剧情。遇到的人,说过的话,有时候显得一切源于剧本,无法摆脱。

某个时候会觉得勇气不够,上学的时候,老师提问,即使知道答案,也不愿(不敢)举手。社会一方面告诉我们要谦逊,一方面又时不时诱惑我们要拼闯,最麻烦的是夹在中间的人:有想法,又不能(敢)去做。很佩服一位朋友,大学退学,追寻梦想,天南海北,独自流浪。可是,曾经他认为只有我懂他的,在我继续大学之后,再沟通时,他很默然地说:“恭喜你,成功入世了。”当时的我,并无多大起伏。此时无限忧伤。

某一段时期,女友看小说看得伤悲不已,还“抱怨”我不关心她。这样的情景让我有些始料不及。一直以来,我都在把注意力放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上,瞅到冲击力强的文字甚至都是躲避的姿势。以过往的经历,“文艺”的心态很容易让人失去对正常生活的平衡,像一种毒药,越陷越深,一发不可收拾。还好,女友只是像看电视剧那样,哭完了,看见吃的就笑了。比起女人的情绪化,再青春期的少年都望尘莫及。

高中很多同学,包括复读班的,一大半考上了大学,大部分都在湖南省好的一般的学校上了四年。然后,曾经小学、中学都是班里的佼佼者的人,几乎都回到了县城。或凭父母关系,或自己考试,进了体制内工作。我们的县城不大,房价两三千一平,他们每个月的收入差不多也两三千,但保险公积金是财政买单,每月给上一千不等。灰色收入,不好统计。每次回去,父母都会说谁谁谁在某单位如何如何,像小时候拿糖骗人那样。我只是笑。

有一句话说:“职场就像一株爬满了猴子的大树,从上往下看,都是笑脸,从下往上看,都是屁股,往左右看一看呢,都是耳目!你要想在这棵树上呆下去不被踢下树,你要想看到更多的笑脸和更少的屁股就要拼命向上多爬两个树枝。” 怀揣着美好心愿,在一个人人设防、处处竞争的环境里会显得特别傻。还记得大学课堂里谈判的案例,“谁先说,谁先死”。两个人聊天,觥筹交错间,满脸欢笑,都在试探,都在下套,谁先信任,谁就大傻。别介,大家都会变成这样的高手的。

有段时间,我以为成长是可以不需要经历阵痛的。我错了。万物守恒。成长,是一个中性词,只能说明身体、个性和思维越趋成人化、社会化罢了,无他。最近,繁琐的工作,以及我总是愿意自讨苦吃的性格,让我不得不承认:人啊,始终还是得经过磨炼(我特意选的是炼化的炼),逃不了,时间迟早。社会同化力太强大,你在里边,大家盯住你的是你的异端,不合规矩的,所有人都会善意恶意地帮你同化。

狗哥说当下大部分狗都丧失了职业操守,而人也丧失了和人的沟通能力。极是赞同。我家有条狗,叫阿布,在家看见蟑螂就浑身发抖,在小区看见猫直接夹着尾巴绕着走。不像话。这个人跟人也是,都靠猜了。早知道学校应该多开设一门猜人说话的专业,怎样诱导,怎样防猜?我遇到一些人,说话说得悬乎乎的,这个猜谜我真心不擅长啊。然后有智者说,所以你还得继续炼。我就想,等我步入中年了,我会不会也这样,是为了维护权威,还是职业习惯……

每过七年,人的思维习惯都会发生很大变化,心理学上好像叫做一次脱胎换骨的过程。突然发现,小学,中学那些好朋友,几乎都没有再联系过了。即使偶尔QQ电话联系,貌似也难以找到以前的默契了。而有了女朋友之后,身边的圈子也越来越小,怨不得,从小好朋友就异性多。这会,差不离都结婚的结婚了,当妈的也快了。最近不知怎么的,重新玩了CS,技术还是那么烂,很难想象自己以前怎么做到彻夜玩这个游戏的,第二天还能去打球,去跑五千米。追忆青春,无限惘然。

“暧昧”属于男孩女孩,男人女人间的事情,总会让人想得很简单,正当和不正当。定论下得很快。某期《快乐大本营》,讨论的话题是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纯洁的男女友谊。男士都没有一个举手认为有,结果女士都举手了。很奇妙的是,当吴昕拿她和杜海涛举例说存在的时候,杜海涛立即否认。娱乐节目少不了话题,生活中呢?年长了,在意的,顾忌的多了,纯洁的,也少了吧。

谁走了把灯都熄了。我这个角落,确实很难让大家看到。 外面灯火辉煌,我这只有显示器的光亮了。我还在大一的时候,和几位学长学姐坐在我们教学楼的楼顶,那天是中秋节,拿着月饼啤酒,说着胡话海话,好不惬意。一位大三的学姐指着一片灯光说,我希望那片灯光中,将来有一抹光亮是属于我们的。当时我不太懂,只是附和起哄。当我们的目标、激情、青春,都被房子捆绑的时候,即使攒足了钱买了房,整个人跟他年少时相比,会不会已经畸形太多。我只是在想我自己。好吧,不用畸形,用成长。

回家。买菜。做饭。生活依旧。

赞(0)
文章地址:数码文艺 » 追忆青春,无限惘然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

关注我们联系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