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生活
短篇阅读时间

马丁飙泪追忆“固执父亲“:父与子的战争

马丁,一位职场中的“犀利毒舌”主持人和评委,知名媒体人,成为奶爸之后,演讲追忆他的那位严厉固执却很爱他的父亲……

虽讲的都是生活中的普通世界,但却是小编近段看过的最让人感动的亲情演讲,没有之一。其中他缓缓追忆了自己与父亲从小到大的「战争」,也就是他口里说的「老顽固与小混蛋的宫斗戏」。看似父子矛盾重重,实则其中可以体会到父子之间的默默温情。

岁月失语,父爱无言,愿你也能体会中国式父亲的父爱如山。(观看链接

演讲内容:父与子的战争

演讲:马丁

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我的父亲。我爸出生在浙江的农村,50年代的时候他就考上了大学,他就是那个时代中国主旋律的最杰出的代表。他学好了数理化,从此走遍天下,建设四个现代化,遇见什么都不怕。我爸40岁的时候我出生了,我在我妈肚子里就开始琢磨,将来的日子一定差不了。他中年得子,他一定会溺爱我的,对不对?非常幸运的是,父亲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。我记得小时候他经常慈爱的把我叫到他的身边。马丁过来,你知道什么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吗?你站好了!你瞧你那吊儿郎当的样子,坐没坐相,站没站相,成天油嘴滑舌,数学还没有我当年一半的成绩好。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呢?你哪里像我呀?

大家都听出来了,我父亲对我的评价很高,他觉得我是一个吃不得苦扛不起事,没有继承他任何优点的小混蛋。我对他的评价也不低,我觉得他是一个守旧抠门,完全没有任何生活情趣的老顽固。老顽固和小混蛋碰到一块了,必然就会撞出很多父子宫斗戏。说实话,当时我和我爸爸的战争环境是很残酷的,我什么体力财力智力各方面都不占优势,我只能游击战,逮机会偷袭他一下。我总结出来了,我爸最大的软肋是什么,从来不会夸别人。有一年过春节,我妈做了一桌子的菜,特别的丰盛,我和我姐闷头使劲吃,特高兴。我爸拿起筷子,夹起一块我最爱吃的红烧肉放嘴里了,然而他说出一句最能烘托合家团圆,其乐融融的氛围的过春节的评语,怎么这么咸呀!你打死卖盐的了是吗?不要钱呀!我妈的脸“匡”的拉到这儿。我一看机会来了,反击他。我也夹了一块放嘴里,不咸呀,一点都不咸,很好吃啊,姐你说是不是?我姐说嗯。我妈的脸又回来了。气氛刚有缓和,我爸不依不饶,把矛头指向了我,你这么小的年龄就学会了趋炎附势,颠倒黑白,指鹿为马,他连用了三个成语:你不是说肉不咸吗?行,这盘你都吃了,全归你,不许吃米饭,不许喝水。我就吃呀,反抗他是要付出惨痛代价。我妈说“大过年的干嘛跟孩子这样?”“你别管,我管儿子呢!从小我就告诉你,要守原则,要讲道理,要实事求是,不然长大一定没有出息。”

我爸一辈子都不会懂得家庭不是法庭,不能只讲道理只讲原则。家之所以温暖,亲人之所以成为亲人,是因为我们之间可以多讲情少讲理。当然我爸也不都是缺点,优点也有很多。他最大的优点就是:如果有一百句评价一个事情的评语,他特别能够精准地找到最难听的那句送给我。我爸说,等会等会,我看看。拿过卷子,笑眯眯地转头,对我说了一句所有的家长都可能在那个时候说的话,你们猜是什么,有猜得着的吗?(鲁豫)“第一名是谁呀?”就是这著名的这一句:第一名是谁呀?当时我就石化了,一盆冰水浇脑袋上。行,较劲是吧。第二年我考了全年级第一,啪把卷子摔他面前,我心想看这回你还能说什么。我爸拿起卷子,唉,这道题我给你讲过吧,你怎么又错了?我愣了,然后我爸对着我说出了他这辈子唯一会的一句人生格言:人最大的愚蠢之处就在于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。大家脑补一下当时我热血上涌那个样子。我就站在那里,直勾勾地站在那也看着他反击:爸,我觉得人生最大的愚蠢就在于他明明想夸他的孩子,但是他不会夸!

中国式的父亲最大的问题,我觉得不在于打骂,最大三个字在于不认同。我爸对我深深的不认同,从小带给我深深的挫败感,这种失败感会转化为深深的逆反。你不是想让我学理科吗?我偏不!你不是想让我像你一样成为一个工程师吗?我偏不!你不是想让我凭技术走遍天下吗?我偏不!我大学学的文科,我毕业以后工作先当了教师,后来做互联网,现在成了一个主持人,这三种职业都不是我爸想让我干的!我靠说话我也可以走遍天下。说实话,跟爸爸对抗的滋味并不好受。我很纠结,我究竟该怎么办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长大了他老了,我们父子之间权力的天平开始倾斜。家里的越来越多的事我说了算,他小时候习惯性地否定我,现在我也习惯性地否定他。有什么家里的大事要商量,我爸说我觉得吧。你别觉得,听我的。每次这种时候,我内心都会有一种报复的快感,这种感觉特别爽。

时间到了2012年,我爸病了,癌症。把他送进了医院之后几天,我的女儿马琪朵出生了。我给他看照片,我爸特高兴,笑得合不拢嘴的说,哎呀,我这大孙女真漂亮,一看就是我们马家人,不行,我得赶紧出院,我哪怕抱她一下,亲她一下,我就可以瞑目了。我们就说,爸,你说什么呢,你肯定很快就好了,然后你就出院了,然后你就陪着孙女一起长大。我爸听了我说这话之后,那几天的饭量明显的变好,脸色也红润了很多。我就看着天空,暗暗地祈祷,老天爷请你保佑我爸,让他真的好起来,我跟他作战还没,还没作够呢。可惜,老天爷没听见我的祈祷,我爸的病情恶化得很快,他被送进了重症ICU,他戴上了呼吸器,别说回家了,连说话都说不了。

我内心清楚的知道,我爸和我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太多了,但是他有一个愿望,我要帮他完成这个愿望,我要把我的女儿抱到医院去让他看一眼,我一定要这样做。所有人都反对,我妈,我姐,我太太,医生也不同意,说,你干嘛呀,重症ICU呀,你把一个未满月的孩子你抱进去,万一传染了什么病毒怎么办?你疯了吧你?我就是疯了,我当时就像疯了一样去跟所有人作战,说服每一个家里人。我去找院长,我说求求你了,我不能让我爸带着遗憾走,我一定要做这件事,我给你下跪行不行?我成功了,他们同意。然后我来到我爸的病床前,我看着他,他那个时候神志已经有点不清醒了。我就轻轻地把他摇醒,我说爸,我现在就回家,把马琪朵给你抱过来,让你看看她,好不好?我爸的眼睛一下就亮了,特别的清澈。我知道他特别高兴,特别期待。然后我就跟他说,爸,你别睡着了,你千万别睡着了,我很快就回来。我爸特别想说话,他盯着我的眼睛,但是他说不出来,然后他用尽全身的力气,做了一个特别轻微的动作(摇头)。我说怎么了,爸,你不想见你孙女了吗?(摇头),他就是那么固执,他就是那么固执,生命最后一刻了,他还那么固执为自己孩子的孩子的健康要拒绝自己最后一个心愿。

我说不行爸,这回你得必须听我的。我爸就看着我,就那样看着我。我就哭着坐在他床边,拉着他的手说爸,我再也不跟你作对了,但是这回请你听我的。僵持了很久,我对他说,我听你的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,为了我的孩子好。我跟他聊了很多那天晚上,聊了很多从来没聊的话。我一直想跟他聊天,但是我没找着机会,直到最后一个晚上,我才跟他说了那么多。我跟你说,爸你放心,我一定把女儿养好,让她特别健康地长大。爸,你放心,我一定照顾好妈妈,我让她又快乐,又健康,又长寿。我说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的,你在天上也会为我骄傲的,爸,谢谢你。我爸没力气了,他不摇头也不点头,但是他的眼泪就像我现在那样,顺着眼角不停地流。这就是我和我父亲的最后一次对话。

我爸走了,这场父子之间的战争终于落下了它的帷幕,没有赢家,但是有很多遗憾。我的父亲,他身上有着无数中国父亲的缩影,我的父亲,他传统守旧,但是他一辈子都守着做人的良善和职业的尽责。我的父亲,节俭甚至吝啬,但是当我买房的时候,他把省吃俭用的每一分钱都拿出来了,毫不犹豫。我的父亲一辈子都在奋斗,为了家人,为了孩子,为了孩子的孩子,但是他唯独忽视了他自己。爸,如果有来世,我希望还和你做一对父子,我们交换一下位置,我做爸爸,您做儿子。我地亲手给你做红烧肉,然后告诉你,和家人一起吃饭就是世上最好的美味。我会在你考试了之后大声地夸你,告诉你只要你努力了爸爸就会为你骄傲。我会把所有的道理和原则都放在地上,用我们父子之间的爱采开我们之间的心门。爸,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把你给我的所有的爱加倍地都还给你,让我们再续一次情缘。爸,我很想你。

谨以此篇演讲,送给我最爱的父亲-马文龙,也送给世上所有有爱的父亲和儿子!谢谢大家!

赞(0)
文章地址:数码文艺 » 马丁飙泪追忆“固执父亲“:父与子的战争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

关注我们联系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