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时以为喝顿酒我们就是朋友

曾经喝过的酒是真的,曾经大哭大笑的情绪是真的,曾经说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也是真的。只是时光残忍,转身后再也不见。

朋友

文/这么远那么近

01

前几天我看到老魏发了一条朋友圈,儿子今天过生日,祝他茁壮成长。

老魏是我大学同学,我们一个宿舍,他住我上铺,曾经他经常开玩笑地说,哎呀我天天在你上面,真是不好意思。我骂他污。

那时我和老魏关系最好,几乎每天形影不离,如果要形容这份兄弟情,就是他大三开始谈恋爱时,我依然能心安理得地当电灯泡。

老魏搂着我的肩膀说,咱俩关系这么铁,你将来结婚我一定去,我给你包一个大红包,8888元,怎么样?

我笑着说,好啊,那你结婚我也去,我给你包我两个月的工资。他撇撇嘴,就这么点?

我骂他,靠,难道我俩月工资还抵不过8千多?他也乐了,对哦,我怎么没想到,就这么说定了。

我们俩经常去校外吃饭,有时吃火锅,有时吃拉面,但老魏顿顿都要点酒,还要拉着我一起喝,我一开始摆手说酒量不行,老魏一挑眉,酒量得练,多喝就好了。

有次宿舍另外两个人闹了点矛盾,气氛很尴尬,老魏气急败坏地说,你俩有本事出去打一架,或者大家喝一顿大酒,醉过就好了。

说着说着他红了眼睛,我就特别羡慕隔壁宿舍那帮人,你们说他们天天喝酒醉成一团,可人家关系好是一条心,如果换我,我愿意天天醉死。

老魏常说,男人之间干脆点,有什么话一顿酒就说开了,然后还是好哥们儿。

毕业那天吃完散伙饭去唱歌,桌子上摆满了酒,老魏给所有人倒满,唱着煽情的歌,说着离别的话,最后几个男人在KTV里哭成一团。

老魏哭得尤其厉害,他举着酒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,哥几个都记住,哪怕毕业了,我们也是一辈子的好兄弟,这杯酒喝了,谁也不能把谁忘记了。

那一晚在回校的路上,老魏三步一走五步一吐,他倒在地上扯着我的裤子,嘟囔着说,怎么就他妈的毕业了呢?真是舍不得和你们分开。将来我结婚,你可一定要来啊!

那些喝得大醉的夜晚,那些说着不分开的话语,那些许下一辈子友谊的承诺,那些傻乎乎嚣张跋扈的岁月,随着毕业,共同留在了青春里。

02

毕业进入社会,几年就被磨练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你或许也有过这种经历:因为偶然的机会认识一个人,因为工作关系,你们几乎每天联系,和他的关系也亲密起来,彼此觉得脾性相投,就成为了朋友。

之前我因为工作结识一位工作伙伴,我们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,喜好一样,兴趣一样,甚至连讲的冷笑话都是同样烂的级别。

除了谈工作,我们快速在生活上有了更多的交际,因为我比他进入社会早几年,他几乎每天都要在微信找我聊天,询问我许多事情。

那时他几乎每个周末都来家里玩,我们一起看美剧看电影,一起做方案搞PPT,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我曾欣慰地认为,谁说工作了就交不到真心朋友呢?我就可以啊。

后来,我们商定要一起合作创业,做点有趣的事情,可谈了几次都觉得没有达到彼此都满意的状态,结果一拖再拖耽搁了。

去年,他说自己不想做现在的行业了,想转行做点轻松的工作。我开始苦心婆心地劝他要思虑周全,他听得认真,点头说一定认真考虑,可过了一个假期,他还是跳槽去了其他公司。

因为已经不在同一个行业,我的工作也越来越忙,我们联系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有时约出来吃饭,发现我说的东西他没兴趣,他说的行业前景我听不懂,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尴尬。

渐渐地,我和他的联系就少了许多,只在微信里偶尔相互点赞,也听说他在和旁人谈论起我时,也不乏滥美之词。

可我写到这里,猛然察觉,在整个2016年,我们竟然没有说过一句话,我也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他发朋友圈。

我去看他的微信,发现他删光了所有曾经的动态,只留下一条:没有屏蔽任何人,只是不发朋友圈了,如果想你,我会找你的。

显而易见,我不在他想念的范围之内,我们甚至连点赞之交都没有了。

03

前几天我看到一句话:以为朋友成群,其实孤独成狗。一瞬间被击中。

我把自己微信通讯录拉到最下方,看到一共有1790位联系人,可我每天发朋友圈,点赞的不过十几个,评论也就几条。

有将近千人默默停留在我所谓的交际圈里,扮演着朋友的角色,我看着手机屏幕,快速拉着朋友圈,目光所及的地方,经常有一个疑问:这个人是谁。

在职场上,一句标配用语是:加个微信吧,有事方便联系。一句快成谎言的话是:改天约起来,一起吃饭啊。

于是,每次到任何的饭局或聚会,举着手机大家扫一圈成为了固定的动作,看似诚意的客套话也是张口就来,微信里加的人越来越多,最后连朋友圈也懒得看了。

前一段时间我一妹妹同时有两件大事,她的奶奶去世,和她的弟弟结婚。这两个消息她都发了朋友圈,但我一条都没看到,都是过了好久才知晓。

我略微抱歉地说,对不起啊,我已经很少看朋友圈了。她说,没事的,我也不看,觉得没什么意思。

没意思成为了我们日常交际的感受,而孤独又成为我们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常态。

深夜一时兴起,想要找人喝酒,翻遍通讯录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打扰别人。

睡前习惯删微信的聊天记录,结果发现一天下来的消息,都是各种的群和工作沟通,没有一个朋友找自己说话。

想看电影想起朋友不喜欢爱情片,想吃小龙虾想起常约的人根本不吃辣,话费剩下的都是通话时长和短信容量,打开信息里面充斥的都是各种骗子短信和验证码。

我们不断扩大着自己的朋友圈,却又将自己的生活过得越来越窄,我们不得不面对朋友越来越少的现实,以为这都是长大后必然的事情。

后来,我和发小聊起,他说,这种变化实际上是我们交友目的的变化。我顿时明白,确实如此。

以前交朋友,只是看他是否有趣,是否与自己对胃口。而现在交朋友,看你是否有用,是否有钱,是否对自己有用。

这其实无可厚非,只是你在一个饭局上随便扫一扫就通过,但后来再没说过一句话的人,能称之为是朋友吗?

04

大学毕业后我虽然留在北京,但我再也没有再回去过学校。

今年春末,我去海淀区办事,在回来的路上正好路过,我思量了一下,将车停在路边,想进去看看。

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我就将校园逛了一遍,可心头那种期待的熟悉的感觉却没有,心里一直在问,这是我曾经呆过四年的大学吗?怎么这么陌生。

操场还是那个操场,只是看着破旧了一些,教学楼还是那一栋,只是重新粉刷了颜色,就连道路两旁曾经引以为傲的高大槐树,都被砍掉了很多。

我匆匆走了一圈就离开了,没有期待中的感伤,只有内心的陌生和失落一直在萦绕,当我踏出校园的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自己的这种失望。

我本期待的不是故地重游,而是期待那种犹如老友重逢的欣喜,可老友早已散落天涯,校园里都是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学生,他们脸上那种青涩的表情都让我觉得陌生,甚至格格不入。

我早就不属于这里,又何必非要去故作姿态地摆出一副怀旧的神情。或许,只有记忆是熟悉的,可这里的景象却是陌生的。

老魏毕业后去了深圳,有了自己的生活,我们再没有见过。

他结婚生子都是我后来知道的,毕业后我们联系的次数屈指可数,我也没有去参加他的婚礼。他后来对我说你离得太远了,结婚就没通知你。

我明白,青春易逝,过去的,就是过去了。

曾经交过的朋友是真的,曾经喝过的酒是真的,曾经大哭大笑的情绪是真的,曾经说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也是真的。

但是,时光的残忍是真的,彼此分离是真的,现在的渐行渐远是真的,如今无话可说也是真的。

我不想和故友重逢时,只能靠着回忆曾经那点可怜的时光让彼此不尴尬,如此这样,不如放他走,大家散落两地,顺其自然。

因为我的不善交际,我失去过很多人,其中有多年的好友,也有彼此最珍视的人。

他们有了新的生活,逐渐退出了我的世界,或者认为我不是他们期待的样子,对我颇多埋怨。

而我能做的,只能看着他们的背影,说一句抱歉,对不起啊,我没有成为陪伴你的人,那希望有人替我在你身边,以友谊的名义,和你一起变老。

我给不了你太多,我也没办法永远不远走,你都已经有了新的生活,我怎么会在原地?

年少时,以为喝顿酒,我们就是朋友。

可实际上,喝完酒,我们便各自转身,没说再见,便各自远走。

曾经以为还有再见,至今仍未相见。

作者简介:这么远那么近,广告人,作家,电台主播,心理咨询师、催眠师,古器物爱好者。出版作品多部,最新作品《不喧哗,自有声》。新浪微博@这么远那么近,公众微信ID:yuanjin0412。

赞(0)
文章地址:数码文艺 » 年少时以为喝顿酒我们就是朋友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

关注我们联系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