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着宝马不开,你484傻?

我们坚守着自己珍视的,金钱砸不垮的爱情信仰和一颗自由的心,以及不被人暗地里轻贱的尊严。这是多少钱也买不起的东西,永不会随着岁月流逝而贬值。

放着宝马不开

文/蜜思喵

01

我的大学多年来一直是著名的美女集散地。成都人戏称,周末可以直接来我校门口参观名车汇展。

现在网上时不时爆出拉一车玫瑰,拖一棵挂满礼物的圣诞树去告白的戏码,当年我们早已看到麻木。

很多漂亮女孩纷纷沦陷于此,小妖就是其中一个。

彼时,她清汤挂面的发型配一张素颜,穿最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,有一双勾人的水灵大眼。

而几乎每个新入校的女孩都被陌生学姐推开寝室门问过:“要不要一起出去玩?”

有人高冷拒绝,有人好奇而至,有人则是抹不开面子。

小妖不知道算哪种,反正她跟着去了几次后,妆容开始精致浓艳,笑起来时多了分藏不住的媚。

学校里关于她的传言越来越多:说她千杯不醉,横扫各大夜场;说她手段高深,迷倒无数男人。

我保持怀疑态度,总觉得这不是我认识的她。

直到有次在走廊上迎面碰见,她激动的拉起我的手,我却忍不住问道:“头发烫得什么鬼?”

她一愣,随即嗲嗲地回:“这是现在最流行的呀。”

“太夸张了吧!像蔫了的菊花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,可是我喜欢啊!”

后来胡扯些什么我不记得了,但令我惊讶的是,她的性格也随外形而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那一刻,我终于相信了喧嚣尘上的传言。

她曾对我说过,家里供她昂贵的学费已倾尽全力,她一定要努力让父母过得轻松点。

如今她努力的方向却偏离了正轨。

而身为局外人的我,并没有义正严辞去阻止的资格。

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都拥有选择权,她也并非个例。

02

我只是没想到,和她会有闹翻的一天。

那晚,我正在寝室一边喝啤酒,一边打麻将,心情非常愉悦。

突然接到她的电话,直接了当跟我说:“你现在到南门XX酒吧来找我,我一个哥哥想认识你!”

我一头雾水:“你什么哥哥呀?”

“就上次顺路来接我那个,开沃尔沃的,你不是路过和我打了个招呼吗?”

我挂了电话,把牌一掀,心里瞬间无名火起,脸色极度难看,室友们问清原委后一个个义愤填膺。

A说:“她真无耻,自己鬼混就算了,还想把你也拖下水!”

B说:“居然命令式的跟你说话,真以为你会去啊?我们又不是买不起那点酒!”

只有和我最亲近的C说:“别生气了,她知道你还拿她当朋友,才敢这么放肆吧!”

是的,我偶尔还会想起她独坐排练室一隅,默默低头背台词的侧颜。

想起表演结束后我们击掌欢呼,紧紧拥抱的场景。

而现在,我只剩识人不明的深深羞愧。

我回拨她的电话,劈头盖脸就来了顿不留情面的怒吼,尽情发泄着胸口憋闷的浊气。

“叫你那个哥滚一边去吧,也只有你才会看得上这些龌龊猥琐的衣冠禽兽!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?从现在起,我们当从来没认识过!”

不等她回应,我就挂了电话。

室友们说我反应太过激,没必要这么赤裸裸的针锋相对,万一碰面该多尴尬。

不过,她几乎不来上课,也不住学校了。

我们根本没有让彼此尴尬的机会。

间或还是会从八卦女生那里得到她的消息。

她找了个快50岁的华侨老板,为她买了套小跃层。

她开上了Mini,低于四位数的衣服不穿……

她一会儿飞欧洲疯狂购物,一会儿又去韩国做微整形……

这些话,真真假假,如耳边风。

我渐渐记不清她的样子了。

03

重逢已是毕业季,考英语三级那天,她一进来就闪瞎了所有人的眼。

肩挎Chanel的包,脚蹬RV的鞋,Cartier钻石手链灼灼其华,整体造型无比高大上。

她仰头扫视了一下考室,视线投射到我身上时停驻下来,对我微微一笑,我心里一紧,没有回应。

捱到考试结束,还没出考场,她又主动上前来招呼我:“一起吃个饭呀!”

还是那般亲切温婉的语调,好像我们之间从未疏远。

我尴尬地搪塞:“我一会儿还要赶回实习的市里呢。”

她不留余地地追问:“是不是还记恨我?我当时也是身不由己啊,对不起。”

这声“对不起”,让那段曾经温暖彼此的友谊如蒙太奇倒叙,我瞬间心软。

于是,我轻轻对她说:“吃饭时间还是有的,走吧。”

我们去了家从前一起吃过的火锅。

她没吃一会儿就开始抽烟,一支接一支的点燃Marlboro爆珠。

她对我说:“之前的房子卖了,重新买了套便宜的,Mini也卖了,在老家给爸妈买了间铺面。

我说:“恭喜你心愿达成,富婆。”

她嘴角一撇:“可我空虚寂寞冷啊!”

她说她常常会失眠,睡不着的时候会独自去声色场所买一夜安慰,或者锦衣夜行去酒吧勾搭猎艳者,有人当她是职业外围,事后会给她钱,她也不拒绝。

我突然一阵心酸。

我说:“你别再这样作贱自己好吗,就不能踏踏实实找个人吗?”

她笑:“我这样,谁会要我呢?这城市看起来很大,其实很小的啊!”

是的,这城市很大,大到我经常会迷路,坐反公交车,分不清一二三环。

这城市也很小,小到每个角落里蠢蠢欲动的情欲和桃色新闻,都在某些特定圈子里口口相传。

她应该一早就清楚,自己再没有回头路。

04

成都的六月燥热难耐,所幸车里空调很足,她的新车是一辆宝马330,她说送我去车站。

林忆莲老歌《不必在乎我是谁》在车厢里哀婉地倾泻,她轻轻跟着哼唱:

“女人若没人爱多可悲,就算是有人听我的歌会流泪。”

许是歌声让她有些伤感,她说:“我经常看到一些又土又没文化的女人,找到有钱的好男人;而许多漂亮聪明的却往往独身很久,最后下嫁给屌丝。其实,并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,就是命吧!人啊,就得认命。”

我说:“命也是靠自己修来。那些又土又没文化的女人,肯定是陪着老公同甘共苦,白手起家的!我相信,只要自己不辜负自己,就一定会幸福。”

小妖戏谑地望我一眼,认真地说道:“傻成你这样真难得。”

不同的环境和经历已锻造出我们不同的三观,争辩毫无意义。

我转移话题:“这车坐着真是挺爽的,你开着也挺爽吧?都说坐奔驰开宝马呢。”

“是啊,也就这些东西能让我开心一下了,不然真不知道图什么。”她淡淡回应。

05

亦舒笔下的喜宝有句名言:“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,如果没有,就要很多很多的钱。”

那学校门口一辆辆豪车里一张张年轻的芙蓉面,是不是也把这句话奉为人生格言?她们真的满足吗?真的知足吗?

喜宝至少还敢于去爱一回,她们没有体验过纯粹的爱情又会不会遗憾?

面对一具具衰老破败的身体,该怎样表演深情?

有没有权衡过得失之间的利弊?

可能我不会开车吧,所以不知道开宝马和开奇瑞到底有什么区别?

我也没住过别墅,所以不知道睡在别墅的床上和睡在普通楼房的床上有什么不同?

但我知道,如这般的炎炎夏日里,小妖开着宝马,吹着空调听着音乐,看着车窗外汗流浃背等红灯挤公车的芸芸众生时,心里会有些许安慰。

她能够握在手里的,也只有自己的青春,以及用这短暂青春交换来的一切了。

所以,她宁愿忧伤地住着豪宅,开着宝马。

而我,这个她嘴里的傻瓜,一面苦逼地在实习单位忍受着极品女上司折磨,一面省吃俭用攒机票去看望远在异地的他。

他不能给我买宝马,只能为我在海边点燃一束烟花。

我不是没机会开宝马,可千金难买我愿意啊!

那天之后,我再也没见过这个被包养的女孩。

我与她,早在踏入不同世界那一刻,便注定会散落在天涯,消失在人海。

其实,谁不想有很多很多的钱?

但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,依然有许多如我一样的女子,是真的做不到以身体和灵魂为代价去换取。

我们更信赖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。

刘瑜说过:“尊严这个东西,其实是和欲望成反比的。你想得到一个东西,就会变得低三下四,死皮赖脸,而当你对眼前这个人,这件事无动于衷的时候,尊严就会在你心中拔地而起。”

所以,我们坚守着自己珍视的,金钱砸不垮的爱情信仰和一颗自由的心,以及不被人暗地里轻贱的尊严。

这是多少钱也买不起的东西,永不会随着岁月流逝而贬值。

放着宝马不开,我们一点也不傻。

作者简介:蜜思喵,专栏作者,影视编导系毕业,文学学士,个人公众号:蜜思喵(ID:Mrs_miao_328)。什么套路都懂的,愿与你一起见招拆招,想撩就撩。

赞(0)
文章地址:数码文艺 » 放着宝马不开,你484傻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

关注我们联系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