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有你爱的人,你就无法真正自由

这世上有你爱的人,你就无法真正自由。这看起来是一种束缚,但能够遇上甘愿为之放弃自由的真爱,其实是运气也是缘分。

世上有你爱的人,你就无法真正自由

文/张君雅

昨天零点吹蜡烛的时候,在心底默默许了三个愿望,又总怕自己过于贪心奢求得太多了。过去的很多年里,不管是生日愿望、新年愿望,或是清明去拜山上坟,心里暗自祈求被庇佑的也只有父母家人的健康顺遂。我算不上是什么迷信的人,但在外遇到名寺古刹也会不自觉进去拜拜,遇到献血车只要条件符合也会主动要求献血,是谁说的“不怕一万只怕万一”,我就怕那万分之一的几率会降临在我周围人的身上。

就像我,不管是看到路边衣衫褴褛的乞丐还是地铁上卖唱的盲人,或多或少都会尽可能地给予一些帮助。我坦诚,这的确是有私心的。我总想,如果真的是有福报的话,这应该也算是在积福吧。我总善意地自我欺骗,这些积攒起来的福气最终会回报在父母家人的好运上的。好友的父亲之前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,我陪她经历过她父亲的差点离开,这类话题便更加不敢触碰。家人稍微有个胸闷头疼,便坚持一定要上医院拍片子做全身检查,期间的那些天还一直心惊胆颤,直到结果出来才放得下心。但就算是这样,还是不忍心叫父亲戒烟,四五十岁的男人,生活圈子越来越窄,兴趣越来越少,压力越来越大,除了香烟,也难再找到其他的寄托。于是只好在一旁暗自担心着,背地祈祷着。

似乎是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年纪,父母就像一夜之间褪去了英雄的光环。这些年回家的频率越来越少,间隔越来越长,然而每次回家都会发现父母又苍老了一些,曾经天塌下来也抗得住的脊背也一年比一年弯了。而我们又还未成长到能够接替他们担当起这份责任。更重要的是,为了尝试另外一些可能,我们使劲把一成不变的生活赶得远远的,拒绝聆听别人现成的正确的经验,放弃已有的安逸的省心的捷径。不管最终会是头破血流或者修成正果,在我们乖戾、狂妄、钻牛角尖的道路上,他们从未掉以轻心,甚至比从前更加努力,他们想做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,他们生怕我们一旦失足,便会彻底一败涂地,甚至失去东山再起的资格。母亲曾说:“你从未真正说服过我,我只是不想让你失望。”

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个地道的女强人,很早就考下注会,自己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。之后父亲从国企离职自己下海创业,母亲二话不说就辞了工作去帮忙,开始的很多年里,不但收入大不如前,家庭工作两头奔波假期基本就是形同虚设。即使是最艰难的时候,母亲也从来没为当时的决定后悔过。后来我在凤凰的私奔吧看到一句话:“我从来不问你,我们要去哪里”,我想这就是母亲的心态吧。因为有爱的人,所以宁愿放弃自由,鲍参翅肚也好,开水泡饭也好,全部甘之如饴。

年轻的时候,我们总是态度鲜明,非黑即白,拼命执着于表达,迫切地让世界听到自己的愤怒。可愤怒终会平息的,能让狙击手放下武器的,总是玫瑰;比恨更持久的,总是爱。郑钧在歌里唱到,“我梦寐以求,是真爱和自由”。但荆棘鸟也有飞不动的那天,再不羁的游子最后也还是会尘埃落定的。

这世上有你爱的人,你就无法真正自由。能够遇上甘愿为之放弃自由的真爱,是运气也是缘分。而有了爱,行动上或许会平添很多束缚和局限,如苦行僧一般跋涉了多年的心却才真正重获自由,天地之间任意翱翔。

赞(0)
文章地址:数码文艺 » 世上有你爱的人,你就无法真正自由
分享到: 更多 (0)

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

关注我们联系反馈